简体| 繁體| 无障碍

【天津广播】观察 | 从72小时到5小时,被“除名”的积水点位有你家吗?

天津广播昨天

从2012年的“7·26”大雨之后,每当进入汛期,“我家门口会积水吗?”,都会成为萦绕在每位天津市民心中的疑问。大雨中,“哏都”人民在积水里苦中作乐的场景,也都会不时冲上热搜。但渐渐的,这样的调侃和担忧越来越少。

如今,排水部门对暴雨后主干道路退水速度的承诺,已经从8年前的72小时缩短至5小时。易积水地区,也从51处下降至11处。这些显著的进步,是如何达成的?

被“除名”的烈士路

位于南开区西营门外大街,过去又被称为烈士路。在几年前,每当降雨后,新闻中介绍天津积水最严重和最后退水的路段时,烈士路这个名字从未缺席过。

烈士路地区属于长江道泵站系统,但位于整个系统的最末端。因为泵站系统的管道分布,类似于大树的树根。所以,距离泵站的距离越远,退水的顺序就越靠后。加上烈士路地区的地下排水管道大多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,管径很小,只有0.5米。在排水能力上,可以说是先天不足。加上前些年应急抢险设备的短缺,让烈士路地区的积水成为老大难,只能应对12小时内累计30毫米以内的中小雨。一旦遇到大到暴雨,就必然会产生积水,周边的小区也会受到淹泡。

住在附近幸福北里的市民方女士,对于当时的积水印象很深。她说,每到夏天,最怕听到的就是降雨的预报。因为一旦下大雨,积水就会持续很久。

最严重的一次当属2016年的“7·20”大雨,天津中心城区的平均降雨量达到218.5毫米。当时,烈士路地区主干道路的积水时间就长达24小时,周边小区内的积水更是用了三天才彻底褪去。

那几年,方女士给每位家庭成员都准备了好几双雨靴。不但如此,如果预报大雨,还要提前把车停到附近的高处,以免被水淹泡。她的邻居就在2016年的降雨中,因为忘记挪车,汽车被淹泡做了大修,损失惨重。

尽管每次降雨后,排水职工都会24小时在路面开井防水,并把有限的移动泵车都调集过来进行强排,但积水就是退的慢,这让他们没少挨居民们的白眼。

既然处在泵站系统末端,为了加快退水,只能在原泵站系统外,寻找新的排水出路。好在这里紧挨着津河,虽然土地受限,没法规划建设一座全新的雨水泵站。但架设在津河边的一处半永久泵站,仍可提供每秒1立方米的排水能力,顶上十几台小型移动泵车。同年的2018年,烈士路地区还完成了管网改造,重新铺设了1米管径的新管道。

经过一系列的改造,烈士路地区的排水能力,提升至可以应对12小时内累计60毫米降雨,也就是一般的大到暴雨,都不会在这里形成积水。

终于,烈士路这个名字被彻底从易积水地区的名单上划掉。

▲烈士路临时泵站图片

8年时间,40座泵站

对从事防汛排水工作的人来说,2012年是一个分水岭。很多四五十岁的排水职工,在工作的前十年甚至二十年里,都没有见过强度如此之大的暴雨。但从2012年的“7·26”大雨之后,随着全球气候的变化,不到十年的时间,天津又经历了多次类似的强降雨。

2012年汛期结束后,排管部门对天津中心城区的易积水地区进行了一轮系统性梳理,共总结出51片易积水地区。积水原因主要分为两类,一类是像烈士路这样,因处在泵站系统末端而导致的易积水地区。另一类则是根本就没有泵站系统的排水空白区。因此,从2014年开始,天津启动大规模的易积水地区改造以及新泵站建设。从2014年至今的20项民心工程中,从未缺席。

同样位于南开区的广开四马路地区,也曾是全市闻名的易积水地区,尤其是西市大街与天宝路之间这段,地理高程比临近的长江道低了足足50公分。几乎每次大雨过后,都会发生车辆淹泡的事故。市民魏先生在这条路上的一家银行上班,他回忆说,每次下大雨,没过膝盖的积水都是“常规操作”,不了解情况的车辆一旦强行通过,就很容易熄火误车。最多时,他曾见过近十辆轿车坏在积水中。

▲2015年雨后的广开四马路地区

其实,早在2014年,广开四马路泵站就已投入使用,但当时地下官网的建设并未完成,导致新泵站的排水能力得不到充分发挥。2016年,排管部门在广开四马路西市大街和天宝路段的地下,增加了一根两米直径的排水管道,让进水量增加了一倍,充分释放广开四马路泵站的排水能力。自此,这里再没出现过严重的积水问题。

截至今年汛前,天津已累计新建40座泵站,中心城区的泵站总数达到了257座,还有部分改造提升的原有泵站。全市的总排水能力,已经从2014年的1084立方米/秒,增加到2019年年底的1369立方米/秒。同2008年的671立方米/秒相比,更是翻了一番。

面对强降雨,可使用的“武器”越来越多

除了新建泵站和易积水地区改造,排水能力的提升还得益于应急抢险物资的持续增储。

位于南开区和西青区交界的密云一支路地道,地处排水系统末端,每次降雨结束后,几乎都是全市最后退水的地道。

市排水二所副所长刘旭回忆说,2012年时,全所还没有一辆移动泵车,面对大雨,只能全员上路,开井放水。但地道内外全是积水,即使打开井盖,积水也无处可排,所有人只能无助的站在积水里。面对路过市民的指责,也只能默默承受。

但如今,每次接到气象预警后,密云一支路都会根据“一处一预案”,提前布置两台大型移动泵车。每台泵车的每秒排水能力达到1.5立方米,堪比一座小型的临时泵站,再配合多辆小型的移动泵车。并且,如果降雨加大,消防部门也会前来支援。随着大量应急物资的投入使用,这里的退水速度大幅提升,因积水导致封路的情况也与来越少。今年汛期,虽然本市遭遇多场短时强降雨,但密云一支路地道,没有发生一次因积水导致的封路。

▲移动泵车图片

目前,天津的易积水地区数量,已经从51处减少到11处。对于尚未完成改造的地区,退水的时间也大幅缩短。

从最初只能单纯的开井放水,到如今可以调集多部移动泵车对积水点位进行强排,市排水事务管理中心调度科科长赵国钰回忆说,2012年,整个排管处,只有不到30台小型移动泵车。到现在,光是大型移动泵车就有43辆,随便两三台,排水能力就超过当年30台的总和。并且,随着易积水地区越来越少,面对强降雨时,防汛应急物资可以越来越集中使用。

多部门联动,让调度更科学

除了硬件设施的提升,多部门的联动以及软件上的进步对城市排水同样重要。目前排管部门已经与气象、交管部门建立了数据共享机制,可以从更多角度,全面掌握市区的雨情,及时采取应对措施。

气象部门一旦发出降雨预警,便会第一时间通知排管部门,对于提前采取措施,留出调蓄空间,起到重要作用。并且,随着预报的及时性和准确度不断提高,排管部门在降雨前的准备工作也越来越从容。

近年来,天津排管部门在全市易积水的道路和地道,还陆续建设了40余处电子水尺,改变了以往靠经验初步判断,再由人员到现场核实积水深度的模式。调度人员可以在降雨一开始,就实时掌握每个点位的积水深度。不仅便于快速进行更加精准的调度,还可以第一时间向交管部门传递信息,实施积水10厘米预警、20厘米管控、30厘米采取硬隔离断交等措施,确保道路交通的安全。

从72小时缩短至5小时,暴雨后主干道路退水速度的巨大变化,背后是天津市政投入的不断加大和科学调度手段的不断完善。明年年底前,本市剩余易积水地区的改造将全部完成,真正实现中小雨不淹泡、大雨退水快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关文档:

作者: 编辑: 王延